少女璟🐳

You're mine

all嘉 『Seven deadly sins(七原罪)』 abo 伪现实

Part 4:The fourth secret and the first crime.
(第四个秘密与第一种罪)
     
【傲慢】——haughty
     
         
   
–When a proud man hears another praised,he thinks him self injured.
(当骄傲的人听到别人被赞扬时,就认为他自己被伤害了。)
   
     
–Pride went before,ambition follows him.
(傲慢在前头走,野心在后边跟。)
    
      
      
——————————————
      
我叫…………偏见者。
      
——————————————  
    
  
          
      
【最厉害的人是疯子】
     
     
        
         
      
我一直坚信着这句话。
  
打个比方,就像。
   
天才与疯子。
   
一念之间。
    
就是不同的人。
     
     
        
         
      
    
疯子最不屑伪装,他们坚持自我。
     
撕裂了别人眼中天才的假象。
       
打破了来自社会强加的面具。
       
最终却被整个社会视为异类,孤立。
       
于是,众人说。
     
他们是疯子。
     
       
        
        
     
     
        
         
      
     
        
         
沙发上的那家伙依旧笑得肆意。
      
仗着金有谦那家伙的纵容,就一个人占了整张沙发。
     
     
        
         
      
阿西。
    
真是,让人讨厌到极点。
    
     
     
        
         
            
     
        
         
      
突然,那家伙似乎望见了我。
    
     
     
        
               
     
        
         
      
      
       
“咦?哦!【……】啊,过来吃水果啊!Mark买的西瓜,YuGyeom刚切好!”
     
那家伙招了招手。
    
动作间,柔和且淡淡榆木味香开始往四周开始扩散。
    
     
       
厌恶似的,我捏了捏鼻子。
          
“把你像腐肉一样恶心的味道收一收,臭死了。”
        
那家伙瞪大了眼睛无辜的眨了眨,然后支起双手往自己身上嗅了嗅。
       
半晌才有些抱歉的朝我道歉:“哎一古我也不知道味道散出来了啊,以后一定注意!抱歉抱歉,不过【……】啊,你快来吃西瓜,可甜了!”
      
     
     
        
         
            
     
        
         
      
得了吧。
       
你碰过了的东西。
     
我可一点也不想再碰一下。
      
  
     
     
        
         
      
“不要了,我已经刷牙了。”
      
     
     
        
         
      
不出所料,那家伙失望的低下了头,像是一只淋了雨的狗。
         
孤独又落寞。
     
     
        
         
            
     
        
         
      
      
哈,装什么可怜啊。
     
     
        
         
            
     
              
     
        
         
      
     
     
        
         
            
     
        
         
            
     
        
         
            
     
        
         
            
     
        
         
      
         
            
           
     
        
         
            
     
        
         
            
     
        
         
            
     
        
         
            
     
        
         
            
     
        
               
     
        
         
            
     
        
         
            
     
        
         
            
     
        
         
            
     
        
         
            
     
        
         
            
     
        
         
            
     
        
         
            
     
        
         
      
      
        
         
            
     
        
         
      
真是…………
      
饶了我吧,王嘉尔。
    
我可一点也不想。
      
变成像金有谦和BamBam那样。
       
仿佛中了毒的鬼。
      
光是看着,就足够人恶心的了。
     
     
        
         
      
     
     
        
         
      
     
     
        
         
      
     
     
        
         
      
     
     
        
         
      
     
     
        
         
      
     
     
        
         
      

       
     
     
        
         
      
     
     
        
         
      
“【……】哥在教训别人之前,自己不也该做到以身作则收收味道吗?”
    
     
    
看看。
    
看家狗来了。
     
     
        
         
      
     
     
        
         
      
“金有谦,这就是你对身为长辈哥哥的尊重?”
   
我笑着盯他。
    
看他一瞬间从昂扬的老虎变为落败的丧家犬一样,再说不出什么。
     
即使有,也只能憋着。
   
     
     
        
     
     
        
         
      
         
      
突然,一股强烈的薄荷味席卷而来。
    
浓烈的味道呛得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清了清喉咙和鼻腔。
    
     
     
        
         
      
“如果要吵架的话,就出去解决。”
    
从房间里出来倒水的Mark,冷漠的看着这一场。

不知道是谁先惹起来的闹剧。
    
   
    
强大且呛人的信息素让Jackson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他皱了皱眉,喊了声:“Mark.”
    
     
     
        
         
      
原本刺鼻的味道顷刻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它从没出现过一样。
      
可在场谁都知道,它刚刚才出来肆虐过一番。

但谁都不敢动。

     
     
        
喝了一口水的Mark再接好水后,才淡着脸端着水回房间了。
     
     
        
         
            
     
        
         
      
     
     
     
        
         
      
     
     
              
     
        
         
      
     
     
        
         
      

         
      
阿西。
    
真是…………
 
讨厌到反胃了。
     
     
        
         
      
     
     
        
         
      
     
     
        
         
      

     
     
        
         
      
     
     
        
         
      
++++++++++++++++
     
     
        
         
      
   
       
     
王嘉尔。
     
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人。
     
一个外热内冷,总能把玩别人感情于手心的人。
     
一个,让我恨到骨子里的人。
     
     
        
         
      
     
     
        
         
      
     
     
        
         
      
     
     
        
         
      
     
     
        
         
      
是金有谦看不清你的表里不一。
    
是BamBam太过沉迷于你随意给予出的施舍。
    
是Mark陷于你的温柔,却忘了你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够了吧,什么纯情boy啊。
     
     
     
        
               
     
        
         
      
      
呵。
   
真搞笑。
   
     
     
        
         
      
你说到底也不过只是立了牌坊的婊子而已。
     
     
     
        
         
      
     
     
        
         
      
     
     
        
         
      
     
     
        
         
      
王嘉尔。
      
     
        
         
      

   
只有我了解你。
   
只有我知道真正的你。
    
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你。
   
  
     
      
      
     
       
      
     
       
        
         
        
  
   
   
  
  
  
   
  
     
      
      
     
       
      
     
       
        
         
        
  
     
      
      
     
       
      
     
       
        
         
           
     
      
      
     
       
      
     
       
        
         
           
     
      
      
     
       
      
     
       
        
         
           
     
      
      
     
       
      
     
       
        
         
           
     
      
      
     
       
      
     
       
        
         
           
     
      
      
     
       
      
     
       
        
         
           
     
      
      
     
       
      
     
       
        
         
           
     
      
      
     
       
      
     
       
        
         
所以。
     
你个婊子。

要选择我吗?

     
      
      
     
       
      
     
       
        
         
           
     
      
      
     
       
      
     
        
         
           
     
    
     
       
        
         
           
     
      

        
     
  
     
      
      
     
       

    
我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他们是戴上了面具的天才。
   
只有我是疯子。
    
胜券在握的疯子。
     
我知道你不喜欢认输。
     
那么我可以输给你。
     
     
     
        
         
      
即便,我也赢不了你。
     
     
     
        
         
      
     
     
        
         
      
但是。
      
我只有你了。
        
      
     
     
        
         
      
即使有其他人。
   
可我谁也都不要。
     
我只要你。
     
     
        
         
      
     
     
        
         
      
     
     
        
         
            
     
        
         
      
     
     
        
         
只要你。
    
好吗?
         
     
     
        
         
      
————————————————
       
     
我对你抱有极度的【偏见】
       
这好将我所有阴暗的情绪。
      
当做对你不屑的借口。
     
     
        
         
      

      
我将它们『埋藏』入骨 深不见底。
   
高傲的不可一世。
    
怎样都不肯承认我低下了头颅。
     
     
        
         
呵。
    
   
可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力量。
   
你把我这份渐渐冒出水面的情感。
    
全部残忍的抽了出来
   
准备将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剖析给众人观赏。
   
     
    
众矢之的(di)的我,终于等到了罪恶的审判。
      
     
     
        
               
     
        
         
      
     
     
        
         
      
     
     
        
         
      
      
     
     
        
         
      
王嘉尔。
   
    
我敬爱的神啊。
    
     
如果。
    
      
你谁都不爱,只是欣喜于玩弄别人的情感的话。
  
     
      
      
     
       
      
     
       
        
         
           
     
      
      
     
       
      
     
       
        
         
           
     
      
      
     
       
      
     
       
        
         
           
     
      
      
     
       
      
     
       
        
         
           
     
      
      
     
       
      
     
       
        
         
           
     
      
      
     
       
      
     
       
        
         
           
     
      
      
     
       
      
     
       
        
         
           
     
      
      
     
       
      
     
       
        
         
        
那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爱我?
    
  
    
                              ——偏见(傲慢)者
       
——————————————
        
   
🌸一、按照惯例评论区已放前文链接,(当然如果能有哪位大神能教我怎么在文里放那种一点就跳的链接的话就更好了。)
       
如果有想问的问题或想说的话,请私信跟我说。
     
🌸二、同时也非常感谢支持,少女璟再这给各位大佬鞠个躬了👬
       
🌸三、至于大家可能会有文章有点拖沓没有剧情的感觉,笨作者少女璟来说明一下。
    
      
      
🌻①前面七篇都是七大罪对自己罪行的叙述,七篇以后就会开始进行真正的剧情,时间线也会慢慢调整开来,感觉乱的朋友们可以先缓一缓再看。
     
🌻②除开BamBam和有谦公开叙述罪行以为,其余的人都是秘密叙述自己的罪行(可能他们害羞吧😳)
       
🌻③每个人都对应一种罪,至于谁对应哪一种,文章里面都会有提示。
       
🌻④文章的最后有个这样的
       
————————
     
———————— 格式,主要叙述的是他们开始有罪的原因或过程。
         
      
     
🌸四、这篇文章可能暗黑,可能病娇,可能黑化,总之就是一个拥有现实背景但故事本身就不现实的故事。
      
🌸五、abo是一个设定,后面开始abo的设定才会慢慢占主线剧情。
       
🌸六、占tag非常抱歉,不妥善。
       
🌸七、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同时也希望,严禁盗文商用,删文致歉,谢谢合作!!!   
     
      
      
     
       
      
     
       
        
         
           
     
                                

all嘉 『Seven deadly sins(七原罪)』 abo 伪现实


Part 3:The third secret and the seventh crime.
(第三个秘密与第七种罪)

【暴食】——Gluttony

—————————————

我是…………暴食者。

—————————————
 
 
  

你问我叫什么?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有个外号,叫暴食。
 
 
 

你问我想要什么?

这依旧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有个秘密。

一个,任何人都渴望了解的。

秘密。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如此狼狈的他了。

被金有谦挂着微笑强势的堵在颁奖礼的后台。

满脸恐惧将先前拿到奖杯而溢出的激动取而代之。
 
 
 
这也是我第二次。

看见他被金有谦那小子堵住。
 
 

忽然,他被金有谦那小子吻住了嘴巴。

柔柔和和的ALPHA信息素半点威胁都没有。

即使这样。

他还是要不断地释放毫无压力感的信息素。
 
 
 

ALPHA与ALPHA之间的排斥感让金有谦烦躁。

金有谦一手捏住他的脸,进攻也越来越深。
 
 

只要他放的信息素越多,金有谦就吻的越狠。

痛苦充斥于他的大脑皮层,呜咽被对方给吞的丝都不剩。
 
 
 

真羡慕啊。

能让王嘉尔这样狼狈的方法。

我也想试试。
 
 
 
  
  
 
 
 
 

“哥难道不想知道,最近BamBam那么奇怪的原因是什么?”

金有谦把王嘉尔拉住,他怕一个不小心,这个爱跑的人。

就消失了。

王嘉尔躲着在他腰间揉掐着他的手,瞪着双大眼吼道。

“我不想知道,你放开我……我是你哥啊金有谦!”

金有谦笑了笑。

他轻轻捏了捏王嘉尔肌理分明的腹肌,凑近了他哥,然后用平常经常跟哥哥们撒娇的小奶音笑着。

“哥如果想要别的人来参观的话,那就喊的再大声点,反正YuGyeom米完全不在意哦。”
  
 
 
 
 

果然。

看似劝告的威胁让挣扎的王嘉尔一下子就消停了。
 
 
 
 

看着如此乖巧的他,我忍不住想笑。

啊。

怎么会那么听话啊。

一点也不像他。
 
 

那么傲气的男人。

即使

满目承载了他眼中的你。

但其实。

微笑的面具背后也会藏着黑暗与厌恶。
 
 
 
 

 
 
 
 
所以说。

金有谦到底拿捏了什么把柄啊。
 
 
 
 
 
 

“如果,哥是OMEGA的事,被粉丝或者成员们知道了,那Jackson哥是不是,就会很绝望。”

“很想让哥哭一次呢,那么坚强的脸。”

“哥,你会,恨YuGyeom米吗?”

“………………”
 
 
 
 
 
 

会吗?

我也想这么问。
 
 
 

如果。

王嘉尔。
 
 
 

如果你说了会。

那么,我,我们,也许都会因为你的恨。

而消停一点。
 
 
 
 
 
 
 

但如果。

你说的是。

【不会】

那,因为你而生的饕餮盛宴。

就会因此开始。
 
 
  
  
 
 
 
 
 
 

“YuGyeom还是那么聪明,你明明知道,我不会恨你的。”
 
 
 
 
 
 
 
 
 
 
 
 
 
 
 
   
 
 
 
 
 
 

 
 
 
 
 
 
 
 
 
 
 
 
 
 
 
 
 
 
 
 
 

























看吧。
 
王嘉尔。

你活该要被妒忌缠身,贪婪入骨,暴食心脏。

你活该一辈子。

要被不明意义。

包裹了一层甜蜜外衣的利剑而刺伤。

你简直,太好欺负了。
 
 
 
 
 
 

一身傲气,却没有心去恨别人。

即使不喜欢,你也不会表达出来。

顶多不跟那人讲话罢了。

就算被别人口中的“利刃”伤害,你也只会怀疑自己。

是不是因为你做的不够好。

才会被那么对待。
 
 
 
 
 

我告诉你。

不是。

不是!

不是!!!

你是你。

一个就该享受他人妒忌而拿到王冠登顶的你。

一个挡到了他人财路而被指到鼻子骂个上下。

却依旧能淡然处之的你。

一个,本不该生于这充满污秽的恶心世界的你。
 
 
 
 
 
 
 
 
 
 
 

所以。

才一直忍耐到现在。

不想去打破我们之间唯一的制约平衡。
 
 
 
 
 

 
 
 

可是。
 
 
 
 

王嘉尔。

你是omega啊。
 
 
 
  
  
  
 
 
 

而我。

是个alpha。

 

 
 
 
 
 
 

 
   
 

 

这是不是一个,让人都想知道的秘密?

王嘉尔,希望以后的以后。
你也不会恨我。

——————————————————
 
 
曾经,有座恶堡里。

住着一只面相丑陋,满脸凶煞的恶魔。
 
 
 

而对面几百里开外。

也有一座城堡。

里面住着一个。

容貌似神仙一般,倾国倾城,举手投足都让人沉迷的。

公主。
 
 
 
 
 

据人们说。

这恶堡里的恶魔,什么人都吃。

小孩,老人,少女,青年。

每一天都要抓人来供奉。

而每一天所吃的人,都要至少十人。

它住的城堡里,墙砖瓷瓦每一处,都被杀人所喷出来的鲜血给涂的满红。

最近不少失踪的城民。

估计就是让这恶魔给抓走了。
 
 
 
 
 
 
 

而最近,更是让人惊惧和愤怒的。

是他们城堡里的公主。

不见了。

公主的仆人说,是被恶魔给抓走了。
 
 
 
 
 

于是,一人传,十人知。十人传,百人知。

这个消息,被大多数人都知道了。
 
 
 
 
 

他们那个气啊。

公主都被人劫了,能不气吗?

抄家伙!

跟那丫干去!
 
 
 
 
 
 

于是,城堡里那位曾经是公主仆人的人。

来做了代表。

他先是选了一百个体格健壮的男子。

然后再到城堡里让他们挑了些趁手的兵刃。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恶堡的目的地去了。
 
 
 
 
 
  
 

等到人到了这恶堡的面前。

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去讨伐的。

他们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然后全部愣在恶堡前面。
  
 
 
 
 

为首的,是公主的仆人。

他同样愣了愣,然后高喊。

【公主就在这里面!冲啊!为了我们的城堡!将公主救离恶魔之口!大家冲啊!!!】

被他的话带动了气势。

一百个人往恶堡冲去,声势浩大的撞击着恶堡的城门。
 
 
 
 
 
 
 
 

终于,那门被撞开了。
 
 
 
 

可是。
 
 
 
恶堡里面并没有传言中有被鲜血染满的墙。

唯有精心打理的一草一木。

安静祥和的,都不像是一个恶魔才会住的地方。

等等。

是谁说这里面住的是一个恶魔的?
 
 
 
 
 
 
 
 
 
 
 
 

【我亲爱的公主殿下,您是否需要,我为您铲除掉这些渣滓?】

[不…………不用……]

【我想,为了公主的安全,我有必要去清理一下垃圾。】

[都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公主,喂!你去…………]





一百零一个城民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

他们曾经的公主殿下。

如今。

带着一抹微笑。

穿着一身骑士才会穿的衣服。

慢慢从城堡上跳下,然后说道。

【汝等卑微的人类,胆敢闯入王上的城堡,我在此立誓,将汝等之人,全部消灭。】
 
 
 
 
 
 
 
 
 

然后,这座他人口中的恶堡。

真的如传言那般,墙砖瓷瓦。

所到之处,皆是鲜血。
 
 
 
 
 
 
 
 
 
 

城民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曾经的举手投足都泛着仙气的公主。

此刻脸上挂着嗜血的笑。

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一脸笑意的。

用剑杀掉了一个又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原来。

原来的原来。

真真正正的恶魔。

一直都是他们的公主。
  
  
  
  
  
  
  
 
 
 

可是那传言口中的恶魔呢?
 
 
 
  
 
 
 
 
 
 
 

有人抬头望见。

那别人口中的恶魔,此时正被白布蒙住了双眼。

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像是最令人崇敬的吸血鬼般。

泛白却诱人的嘴唇,骨节分明的手。

皮下明显的青筋。

不难想象。

白布下的那双眼睛,有多诱惑。
 
 
 
 
 
  
  
  
 
 
 
   
  
  
 

【吾有允许汝等可以直视吾的公主了吗?】


 

 
【对………对不啊啊啊啊啊啊!!!】
    
刺骨的疼痛自双眼而来,鲜血透过捂住的双手喷涌而出。
 
  
  
  
  
  
 

【汝等,痴心妄想。…………该死。】
   
  
  
  
  
  
 
  
 
  
  

 
 
 
 
 

终于。

我得到了你。

【 吞噬 】了一切阻碍。

我完完全全的,得到了你。
 
 
 
 
 

                                  ——暴食者
 
 

TBC…………
 

——————————————————

没有关于暴食的名言。

占tag致歉,不妥删。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依旧希望大家能够不黑不吹。

本文仅供阅读,禁盗版商用,侵删致歉,谢谢合作。

C1与C2地址已放在评论里。

——————————————————

    
 

all嘉 『Seven deadly sins(七原罪)』 abo 伪现实


Part 2:The second secret and the second crime.
(第二个秘密与第二种罪)

【妒忌】——Envy

–Jealousy is the sister of love,as the devil is the brother of angels.
(妒忌是爱情的姐妹,正如魔鬼是天使的弟兄。)

–Jealousy is a tiger that tears not only its prey but also its own raging heart.
(妒忌是只老虎,它不仅撕裂了它的捕获物,而且也撕裂了它自己激怒的心。)

——————————————

我是…………妒忌者。

——————————————

我有一个秘密。

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关于延伸于我自己而散发出来的罪恶的。

秘密。
    
    
~

自打回归以后。

我就开始远离他了。

像是长大的雏鸟渐渐脱离了来自的母亲的庇护。

像是原本需要帮助的蝼蚁也慢慢学会了一个人孤独。

像是以前瘦弱而习惯待人处事小心谨慎的我,也开始不再惧怕来自别人的桎梏。

我不再需要他了。

对吧?
 
 
 
 
不!

不对。

他不是我的挡箭牌,也不是供人随意消费的牺牲品。

他是我的光。

是我独自躲进被窝里哭泣抱着我而安慰的人。

也是我梦里。

怎么都抓不住的逃跑者。

不论我如何成长,他永远都是我前进道路上不可更换的目标。

 
 
对的。

所以我不能失去他。

会死的。

  
~

“呐,wuli BamBam xi最近真的好冷淡的,都不朝哥哥们撒娇了呢,采访一下,是不是我们的BamBam xi最近压力太大了?”

新专回归舞台的后台休息室里,Jackson难得脸色严肃的拿起一瓶水,假正经的朝着BamBam貌似认真做着专访报道。

“Jackson哥当然不能理解啊,我这是长大了OK?”

BamBam嘲讽似的回了Jackson一句,还顺手接过了他哥举过来的水。

刚好,他渴了。

“呀!”

还没来得及发脾气,Jackson就看见Mark举着摄像机过来了。

JYP训练出来的艺人条件反射了镜头就想找自己的完美状态,等到发现又不是直播可以剪掉视频的人,开始站起身朝BamBam吼。

“呀!什么叫哥不理解啊…………”

不过话还没讲完,远处的Jin Young已经睁开了眼,盯着张大嘴的Jackson,安安静静,不动不响的。

然后Jackson就被眼神示意安静了。

朴珍荣这个人,表面上看着对大家都一副和和气气,慵懒柔弱的书生样子,笑起来如沐春风一股书香气息…………打住。

反正综合来说,就一个词,斯文败类。

背地里是发起火来是连在范哥都要认真的一类。

更别说像有谦或是BamBam、荣宰这几个年龄小的了。

“Jackson哥,最近BamBam好像心情不好,如果你想跟他说什么的话,跟我讲,同一个宿舍,我能讲给他听。

还在补妆的YuGyeom眯起眼睛笑了笑,悄悄释放而出的菠萝味信息素慢慢往他Jackson哥的那个地方试探。

“不用了,也没什么好讲的…………”

Jackson皱了皱眉头,闻着蔓延而来的菠萝味信息素,有些冲鼻。

不过一会,Mark的信息素就缠绕在了他的周身,帮他挡住了来自YuGyeom的危险。

“切…………”

同样也在补妆的JB望了YuGyeom一眼,淡淡的开了口。

[把信息素收回去]

 
 
远处的BamBam注视着这一场闹剧,无聊的抬了抬脚,仰着头。

浅灰色的美瞳结合着他的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妖冶的光。

没关系,我的光就是因为太亮了,所以才会不乏崇拜者。

没关系,再等等。

总有一天,我会将这光,拥进我怀里。

完全的独占。
 
 
 
A–“BamBam最近对Jackson是不是太冷淡了?”

B–“谁知道呢?”

A–“有谦跟我说,他一有空就往健身房跑,不是练舞练歌就是健身的,改习惯了?”

B–“就他,那小胳膊小腿的。”

A–“你可别瞎了,最近他手臂上这肌肉是飞来的???”

B–“谁知道呢。”

A–“哈,问你,你觉不觉得,最近他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B–“……谁?”

A–“你,Mark哥。”

A–“他现在不争不抢,安安静静,因为他要引起Jackson的注意。他开始拒绝了公司给他的那些过分性感的形象,因为他要告诉Jackson,他也是个很man的男人。他渐渐远离Jackson,你猜,又因为什么?”

Mark–“什么?”

A–“因为[妒忌]。”

Mark–“嘁。”

 
 
 
BamBam是匹狼。

一匹怎样都养不熟的野狼。
  
  
 

总有一天。

他会变得比谁都危险。

然后。

用他磨砺已久的犬齿。

死死的叼住猎物的脖颈。

再不松口。
 
 
 
 
BamBam的耐心也很好。

他会安静的。

不动声色的软化自己。

然后再在他人放下防备的那一刻。

捅穿对方上一秒还在跳动的心脏。

 
 
————————————

空气中,除了刚刚YuGyeom收回去的菠萝味信息素。

一丝丝不同于刚刚Mark释放出来的薄荷味信息素,开始悄然飘散。

————————————

我妒忌你对金有谦的关怀。

厌恶你廉价而又可以随意给予的圣母心。

我妒忌你对Mark哥的特别。

所以我尽量变成他,只为让你能知道。

I'm not a kid anymore.

我妒忌你对朴珍荣的温柔。

却又欣喜于你对他的恐惧。

像老鼠与猫一般,既然怕了,那就不会有所谓的爱。

我妒忌你对任何人都好。

却一直觉得我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屁孩。

所以你即使满身荆棘防备他人,对我却永远温顺。

哪怕被我浑身的刺刮伤,也毫无怨言。

 
 
看啊,我是一个多么两极的病患。

总是着眼于你对其他人的温暖。

于是当自己深陷迷爱泥潭里时却不自知。

我由【 妒忌 】而延伸出了对你的爱。

即使你不想要。

于我。

你总会全权接受的。

                                    ——妒忌者

TBC–

照例:

1.O jealousy thou magnifier of trifles!

——Schiller

(妒忌啊,你是琐细的放大者。

——席勒)

2.What heart—breaking torments from jealousy flow,

Ah,none but the jealous——the jealous can know!

——Richard Sheridan

(从妒忌中涌出多么伤心的折磨,

唉!除了妒忌者也只有妒忌者才知道。

——理查德·è°¢é‡Œç™»ï¼‰

3.Jealousy,at any rate,is one of the consequences of love;you may like it or not,at pleasure;but there it is.

——Robert Stevenson

(不管怎样,妒忌是爱情的结果;你喜不喜欢它,它都存在。

——罗伯特·å²è’‚文森)

4.Thou tyrant,tyrant jealousy,Thou tyrant of the mind!

——Dryden

(你暴君,妒忌的暴君,你是头脑中的暴君!——屈莱顿)

————————————————

本文依旧暗黑血腥病娇风,abo伪现实,不适者慎入。

占tag致歉,不妥删。

C1地址:http://quanshijiezuihaokandewangjiaeri.lofter.com/post/1f686fff_eec16268

————————————————

表白今天也是攻爆了一天的陈总❤

all嘉 『Seven deadly sins(七原罪)』 abo 伪现实

Part 1:  The fifth demon and The first secret.
(第五个恶魔和第一个秘密.)

【贪婪】——Greed

–Greedy people never stop taking things from others.
(贪婪的人永远不会停止向别人索取.)

–People always greedy, so rely on the warmth of my, I so greedy rely on.
(人心总是贪婪的,似我这般依赖温暖,似我这般贪婪依赖.)

————————————

我叫…………贪婪者

————————————

我喜欢他,却又不喜欢他。

像中毒者迷恋毒药能带来的不同刺激,却又恨它将自己拖入地狱的火炉里痛苦焚烧。

我爱他,却也恨他。

像忠诚于他举手投足间施舍出的阳光,却又厌恶于他刹那间便转身将这些施舍给像我一样的中毒者。

我叫金有谦,今年20岁,不再像几年前一样,我能以撒娇的方式来获得利于自己一切的利益。

我需要改变,粉丝不希望能看到一个天天撒娇的大型动物。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

“呐,Jackson哥最近很忙吧?”

我悄悄绕到他的后面,眼角弯弯,隐掉我所有的执念眯着眼睛望着他。

他很聪明,我怕他能看出一点点,哪怕一点点的爱意,都会像躲避者一样,疯狂的远离我。

Jackson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他背后,温润的气息被我故意喷洒在他低领的脖颈间,反应过来后,他用标准的小括弧笑了笑。“也没有啦,只是最近中国的行程有点多而已,怎么了?是不是哥最近没有太照顾YuGyeom米,我们YuGyeom米想我了?”

他总是这样。

一点都不害怕别人的接近。

因为他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别人。

“咦~Jackson哥讲得好恶心啊。”我抖了抖肩膀,装着一副很恶心的样子搓了搓手臂上基本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我们YuGyeom啊,还是长大了。”Jackson踮起脚,摸了摸我刚被发型师弄的蓬松的头发。

明明已经七月了,为什么本应该暖和的手,却还泛着点丝丝凉意?

我低头望了望他,还是那样的眉眼。

明明不算太过妖艳,却偏偏能诱人进入他早已编好的蜘蛛网里,然后毫不留情的绞杀。

那双曾经装满了星星的眼睛,此刻却什么都没有。

清明的让人害怕。

他红润的唇一开一合。

像是审判人而无情的法官一般,吐露出星星让人绝望的字句。

“当然,我也希望这些年里,我们YuGyeom能懂些事了。”

“哥哥是ALPHA,你也是。”

果然。

他还是那么无情。

一点都不会因为所谓的照顾,而让我对他的感情…………

生根发芽。

当然,我也得谢谢他的摊牌,能让我不再隐匿,能让我肆无忌惮的,享受他像孩子一样躲在遮蔽物后面,可怜兮兮的求我,求我放过他。

“啊真是让人心疼啊我们YuGyeom米,哥哥也只是开玩笑而已啦,我的意思是,希望哥哥能在解约之前,看到我们的YuGyeom米能找到一个可爱的OMEGA。”

他又恢复了之前模糊的模样,再次踮起脚拍了拍我的头,然后转身碎碎念的说着。

“我们YuGyeom米那么帅气,一定能………………嗯!”

然后。

我,一下子将他抵在后台的幕帘里的板子上。

一点一点的。

将他挣扎的双手,残忍的压在了他的头上。

淫靡的吻了吻他诱人又冰冷的让人想撕烂的嘴角。

他的烟嗓开始惊喊:“YuGyeom!”

接着,他的额头开始冒汗,一颗颗的争先恐后的顺着脸庞滑落下来,还有几颗顺着下颚线而滴落在他的胸口。

我简直爱死他这模样了。

“我一直很好奇,哥明明是ALPHA,可为什么力量和信息素方面,却往往没有ALPHA来的凶猛和强势。

当然,这些用体质原因的理由完全可以解释。

但,Jackson能告诉我么?为什么在我全程紧盯的这几天里,没有注射任何东西的你,会有那么香的………………OMEGA气味?

除了注射伪ALPHA药剂的原因,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这么洁身自好的哥身上能有OMEGA的味道。”

一点一滴的舔祗掉从他眼角忍不住冒出来的几颗泪,我笑了笑,然后放开已经有些发抖的他。

他顺着身后的板子,一下子滑落在地上,随后他站起身,准备逃离来自我的压力。

我一把扯住他,然后再次将他压在了身后的板子上。

弯弯的眯着眼睛,我盯着眼前这个,让我为之疯狂的人,勾起嘴角扬起势在必得的笑,我吻了吻他这个最容易被在范哥一掌握住的脖颈。

不急。

喜欢逃跑的猎物。

总要让它亲身尝试过惩罚是什么,它才不会老想着离开。

松开对他的禁锢,我脱下身上沾满了ALPHA气味的外套,裹住了他。

我能闻出来的气味,其他人不一定嗅不出来。

轻轻抱住还在因为ALPHA气势而吓到的人,我俯身在他耳边低叹道

——————————————————

【怎么办呢?明明如果哥不捅破的话,我们还能继续装下去的,不过啊,还是感谢哥给了我一个不用再装乖弟弟的机会。】

–

我因为Jackson哥肆意飘洒的温暖而延伸出了关于你的【 原罪 】,是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刻将我从沼泽里救起。

也是你在凝望我陷入你的暧昧里无动于衷。

明明在即将打破关于你我之间不可能的幻想时。

你又在我腐烂而烂掉的爱意种子里,不经我同意,随意浇了水施了肥。

我不怪你让我动起了歪念。

却恨你在我捏死这感情的时刻,又动手让这感情死灰复燃。

结局是苦是甜。

终要你尝了,我才能如愿。

                                      ——贪婪者

TBC&

送大家几句关于贪婪的名言。

1.贪婪,是人最根本的原罪。

Greed, is that people are the most fundamental sin.

2.贪婪或占有,都因为缺乏安全感。

Greed or possession, is because of the lack of a sense of security.

3.贪爱沉溺即苦海,利欲炽燃是火坑。

Craving addiction that misery, secular burning is a pit of fire.

4.黑夜堕落了永生,贪婪抛弃了承诺。

The night fell eternal life, greed abandoned the commitment.

第二次发文,如果有什么错误请指出,谢谢。

侵删致歉,严禁盗文商用。

同时也希望大家评论能够手下留情。

我喜欢all嘉是因为他们对嘉嘉都很好,希望有些毒唯能够不要在我的文下面逼/逼,喜欢的事物,甚至价值观都不一样,你有什么权利来评判我?

做人基本,不黑不吹,谢谢合作。

占tag致歉

——————————————————

此文病娇暗黑,中篇结构,不适者慎入。

——————————————————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勋兴/咸蛋/灿兴/开兴/all兴    伪现实  年下  轻微病娇黑化』

Part.1

因为一个人,我逐渐开始在乎自己是否足够完美,是否足够优秀到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击败所有妄图染指他的恶心家伙。

因为他,我开始学会利用自我优势,不断的对着镜子练舞,不断的寻找镜子里那些连自己都会被电到的性感样子。

因为他,我开始被嫉妒的藤蔓缠绕,绞杀,那些带刺的鲜活的植物一圈又一圈的勒着我的心脏,企图榨干我最后的一丝血液。

仅仅是因为张艺兴,我就学会了忍耐、变化与努力。

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你。

为了你,我活成了你最喜欢的样子。

——SH

初见这位哥哥时,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所谓喜欢与不喜欢,不过是顺眼或不顺眼所表现出来的态度,看得过去就是喜欢,看不过去,也得讨好。

我不是资本雄厚实力强到足够蔑视蝼蚁的神,更不是那些为了梦想为了出道拼命练习的疯子,进这个公司里我唯一能拿出来的,不过是一张脸罢了。

所以,从小就实力弱小的孩子,早就学会了善于讨好,嘴巴沾糖待人处事总不会太过吃亏,哪怕有时候偶尔会被几个喜欢欺负人的狗崽子拖进厕所里好好招待一番,我也能在这个公司里还算安稳的待下来。

但。

也仅仅只是能待下来而已。

“吴世勋跟我出来一下。”

几十人的练习室内,突然开门冒出脑袋的男人,严肃着一张脸朝着我们这些正扎堆休息的孩子们喊了一声,然后就自顾自的出去了。

我拍了拍屁股上刚被别人踹出的灰,站起身,走出了练习室。

“实话说,我是有想过让你做预备团员出道的,因为你的脸够好,但是以你现在的态度,你让我很失望知道吗?一点上进心也没有,我很想问你来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来干什么的?你有梦想吗?”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所谓梦想,于我而言,甚至连块好吃的炒年糕都不如。

至于为什么来这里,因为有趣?

眼前这个貌似是公司高管的人正坐在他舒适的办公椅上,皱着眉望着我。

有点眼熟,貌似是当初那个追着我跑了三条街的…………星探?

“你觉得你这样不上不下的很安全?公司每月都会进行评级考试,你现在在B班当然不怕,但是等一次次的评级考试过去,努力的人踩着你的头爬上来,你的成绩就只会越掉越低,然后被公司淘汰,如果是这样,你就只能马上给我卷铺盖滚。”

“A班享有最好的资源,是最有接近出道资格的预备班,他们能在这里吃最好的饭,用最好的教师团队,接受最好的偶像基本教育。

A班的可以瞧不起B班的,B班的可以瞧不起C班的,C班的可以瞧不起D班的,D班的可以瞧不起F班的,你觉得以后你会落到哪?嗯?F班?还是更低?”

“看看和你同期进来的人或者是比你早几年进来的哥哥们,再看看甚至比你还小的弟弟们,他们是不是在拼了命的努力?而你呢?你知道吗?你在他们之中显眼的不得了,像个没有灵魂的尸体一样!”

高管的情绪愈演愈烈,他开始手舞足蹈,伸着食指指着我的鼻头,就连桌上整齐的文件,都被他弄的乱七八糟,甚至有朝我脸上飞的趋势。

我抬眸,转头看了一眼透明玻璃外一群在不停跳着舞的人,那都是是A班的人。

灵魂吗?

看看那群可怜的人吧,出道日子遥遥无期,眼中只有不断提高实力,突破极限,努力瘦身,更可笑的是有时候饿到连饭摆在面前都吃不动。

只有练,不停的练,练到麻木。

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练。

我不觉得自己和他们有什么两样,但是我觉得,我要比他们有自主一点,起码我不会逼着自己去做演别人喜欢的样子。

当然,这句话在当时我是很肯定的,我绝对会活的像我自己。

至少。

在当时是很肯定。

“看什么看?想进去?不努力,你现在连B班都上不了!”

许久憋着话装乖孩子的我,忽然开口问了他。

“老板,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跟别人一点都不一样?”

高管也许是没想到我会打断他,他凶恶的表情定格在脸上还来不及收回去,像个滑稽的小丑一样,他顺着我的视线,一眼就瞄到了那群人中与他们格格不入的男孩。

“他叫张艺兴,中国来的,太……努力真诚了。”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了然于心。

不努力的要被淘汰。

而太努力的,反而比不努力的人带来的危机感更甚。

太过单纯,一根筋死到底的人,当了idol不知道会圈多少粉,当然,这种人在见到公司和主办方的黑幕后,不知道这样的单纯,是否会危害到公司的利益。

不容易掌控的人,S.M.不捧,除非你屈服,否则出道日永远遥遥无期,不然为什么公司会签那么多不平等合同,不是为了掌控人,难不成是闲得无聊?

他们要的从来都是赚钱的工具,不是人,不是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

我再次看了眼玻璃外正与几十个男生一起练习,眼中充满了赤诚的人。

太好了啊。

好到让人嫉妒。

真想用一盆水,立马浇灭他眼中的热。

像是有感应似的,那个男孩回望了我。

隔着一张玻璃,我们仿佛对视了。

可是,我知道他看不见我,这张玻璃就是我看得见你你却看不见我的材质,但是那双淡淡的眸子,却让我感觉到,我仿佛被他给捧在眼里一样。

你见过眼睛里有星星的人吗?

我见过哦,很好看呢。






“好的,老板,我回去会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我先回去了。”

聪明的猎人,总要先学会诱捕猎物才行啊,不是吗?

比如说。

一只懵懵懂懂却满身荆棘防备他人的兔子。